微软CEO详解收购动视暴雪内幕

关于微软为何75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交易,分析者众多,最近,微软CEO纳德拉给出了“正确答案”。他接受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时采访中表态,最初为视频游戏开发的技术,有朝一日将塑造微软的大部分软件,并成为下一个大型计算平台的核心。随着人们将越来越多的时间投入到“元宇宙”中,收购动视暴雪交易将成为未来在线互动的核心。

很多人是可能会低估游戏之于微软的价值,事实上,在收购之前,游戏的营收贡献,已经逼近10%。而在收购完成后,微软有望成为成为全球第三大游戏公司(基于营收),仅次于腾讯和索尼。

纳德拉对游戏业务的看好,由来已久。2014 年,纳德拉被晋升为微软 CEO 后不久,就面临着“放弃 Xbox 游戏部门,将资源集中在云计算市场”的呼声。但纳德拉就任 CEO 后的第一笔交易,就是收购 3D 世界构建游戏《我的世界》(Minecraft)。

这笔交易不仅将扩展微软在游戏领域的垂直整合,为其 Xbox 游戏机和 PC 游戏分发系统提供更多内容,还展示了纳德拉如何看待在线互动的未来。纳德拉表示,这笔交易是微软迈向“元宇宙”的一步,将为“元宇宙”业务提供基石”。

纳德拉还自信地预测,这笔交易不会引发反垄断审查,微软无需做出任何让步,即可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。

以下为访谈正文:

问:你刚出任 CEO 时,微软的大部分业务是商业技术,帮助数百万工人完成他们的工作。这些年来,随着向云计算的转变,微软经历了一些令人惊叹的变化。现在,你收购了一家大型游戏公司,人们都在想,这两家公司适合在一起吗?

纳德拉:在微软,我总是想三件事,后来又增加了第四件事。我们一直拥有的三样东西是:编写软件的工具、提高个人和组织生产力的工具,以及游戏。这是微软自古以来就做的三件事。第一款游戏《Flight Simulator》,甚至在 Windows 出现之前就开发出来了,它运行在 DOS 系统上。因此,对我来说,游戏、编码和生产力工具是核心。

我们非常成功地增加的第四件事,是成为一家企业公司,即构建企业基础设施和商业应用程序。许多人认为,我们做不到,但现在我们就在这么做。

这其中,游戏的整合越来越紧密。20 年前,虽然 Xbox 问世了,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副业。而现在,游戏的未来是 Game Pass(订阅服务)、XCloud(云游戏服务)和游戏机,当然还有 PC。我最热衷的功能之一是,无需下载即可立即玩游戏。

问:帮助人们玩游戏,与你的客户,以及你正在建立的社区,有什么联系?你是如何帮助他们过上自己的生活的?

纳德拉:以“元宇宙”正在发生的事情为例。什么是“元宇宙”界?它本质上就是创造游戏。它是关于能够将人、地(Place)、物放入一个物理引擎,然后使物理引擎中的所有人、地、物相互关联。你和我很快就会坐在会议室的桌子旁边,要么是我们的化身,要么是我们的全息图,甚至是带有环绕音频的 2D 表面。这就是游戏。

因此,我们在触及“元宇宙”构建的系统方面的方法,本质上就是让游戏构建大众化,把它带给“任何想要建造任何空间”的人,本质上是将人、地方和事物数字化,并通过他们的物理存在,将彼此联系在一起。

问:但是玩这些游戏的人,在玩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,他们进入游戏的原因是非常清楚的,与“元宇宙”没有任何关系。只是想找一点乐趣。未来会怎样?在微软花巨资购买的知识产权里,人们会做什么?

纳德拉:首先,仔细想想,我们拥有的游戏类别比第一人称射击要广泛得多。例如,我们喜欢《Flight Simulator》,喜欢《我的世界》,当然还有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或(赛车游戏)《Forza》。想想看,我们是如何从文化的视角来讲述赛车的故事的。我们开发的新游戏《Forza Horizon 5》完全是关于墨西哥的,墨西哥的背景和赛车。可以设想一下,我在《Forza》里的化身就是我的车,以及我是如何装饰它的。

对我来说,仅仅在游戏构建方面表现出色,就可以让我们建立下一个平台,本质上就是下一个互联网:身临其境般地存在。之前,我们玩了一款游戏,但我们不在游戏里。现在,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虚拟化身开始梦想:我们真的可以在游戏中,就像我可以和你一起在会议室开会一样。这个比喻和技术?,会在不同的背景下表现出来。

再举个例子。在零售业或建筑业方面,就像创造一个数字事物:你有一家工厂,试图想象如何模拟它的运作。这也是一种游戏练习,只不过你不是在玩游戏,你在试图模拟一个工厂是如何运作的。

问:对于未来的“元宇宙”,人们在游戏中的行为方式,与他们在其他地方(如工作环境)的行为方式,两者之间是否存在重叠?在游戏中长大的年轻一代现在已经加入了劳动力大军,他们将如何看待这些技术,以及他们在工作中所做的事情?

纳德拉:游戏的美妙之处在于,在世俗的基础上,你每年每天都会看到年轻人玩游戏,这会告诉你,他们对“计算机中介界面”(CMI)的期望是什么。

因此,当这一代人接触到与工作相关的一些方面时,你就可以判断出,他们对沉浸式环境的期望是什么。以我们正在做的关于“人们应该如何与其化身相关联”的研究为例。化身是什么?你和我可能会有一种特殊的理解,尤其是与那些已经在《我的世界》或《Forza》中建立了化身的小孩子相比。他们会说,“哦,是的,我想使用虚拟化身”,因为在不同的背景下拥有?多个身份,是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情。

记住这一点,当我们在“可能被认为是与工作相关”的产品中引入新工具和新功能时,绝对是有必要的。

问:听起来,习惯由化身代表是关键的一步,这也是你们在协作软件 Teams 中所做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这似乎是一个很大的转变:我将以某种卡通人物的身份参加一个会议。

纳德拉:今天,当你访问网站,会看到一堆文本、视频和图片,你会与之互动。但是,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让你更身临其境地与数字内容互动呢?它依然是关于人的,关于地点和事物的,但如果你把它放在空间(三维)里?,你可以看到 X、Y 和 Z 坐标,而不只是 X 和 Y。而且,更有趣的是,你可以身处空间中,可以环顾四周,事情也会随之发生变化。这就是我们的愿景。

坦率地说,我们正在构建“元宇宙”应用程序(如果可以这么称呼),或者说在商业应用程序、生产力工具,以及会议和游戏方面的体验,所有这些都在一个公共的平台上。化身、2D 化身都已经出现在我们的 Teams 应用程序?中。人们希望拥有一个化身,能同时从你的脸和音频中接收信号。这对参加会议的人来说是一种非常舒适的方式。

Teams 拥有的功能之一是“Together”模式。例如,可以将人放在圆形剧场的环境中。你和我可以坐在那里,但事实上只有我们的视频。

Teams 的“Together”功能,可以把整个团队放到一个虚拟的场景中。

问:那么你认为,这适用于任何有员工和客户的公司吗?他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些数字互动是如何进行的吗?

纳德拉:当你和我们这个行业的任何人交谈时,我们总是说,所有的事情都必须重新考虑。但现实是,这将是一种进化。事实上,我非常依赖有史以来最着名的工作协作工具,即“工作场所”!

它已经被改进了 200 多年,我们不会突然放弃工作场所。我们已经了解了如何有效地利用它来推动协作、团队合作和工作效率。只是我们也认识到,我们不能认为工作场所永远是理所当然的。

在某种意义上,这场疫情给我们带来的一线希望是:我们已经了解到,我们仍可以继续合作,仍可以继续提高自己的技能,同时通过这些数字连接来照顾人民的整体福祉。

当相关限制解除后,我们不会说:“哦,让我们回到 2019 年吧。”当然,我们也不会像 2020 年或 2021 年那样,取而代之之的将是“混合工作场所”。会议室里总会有人,但也会有远程参与者,后者的比例可能是 10%、15% 或 20%。

针对“远程参与”的期望已经永远改变了。它们不会是二等的,它们想要一流的体验。现在,你需要在会议室中安装摄像头,将会议室中每个人的分区显示为他们自己的对话框,这样才能使用聊天功能。在这方面,我们还有一些新的发明要做,让已经聚集在一起的员工,和相距遥远的员工,可以走到一起,有效地合作。

问:你提到的一件事是,“元宇宙”就像互联网一样,是一个平台,是一系列互联技术,是相互关联的,所以我们最终不会有很多独立的“有围墙的花园”。但怎么能保证这一切不会发生呢?在这一点上,就像相互独立的游戏一样,“元宇宙”是由像你们这样的公司创建的一个独立的东西。未来将会发生什么,来将这些东西联系起来?

纳德拉:在某种程度上,这是当前互联网未完成的事业。如果不能从一个网站转到另一个网站,让我的身份“互通互联”,那我们的内容关系就真的复杂了。然后,在中间出现了移动互联网,由于应用商店的运作方式,我们被“脱媒”(去中介化)了,?甚至连开放网络上的联系都被切断了。

那么,现在,让我们至少回到基本的问题上来,即使我从一个游戏转到另一个游戏,或者我从一个网站转到另一个网站,我实际上可以不被其他人中途脱媒。

问:微软有一个被广泛使用的“事实上的身份标准”,你们将如何推动有关身份的行业标准呢?

纳德拉:我认为,我们想要的第一件事就是,允许“身份互联”。即作为用户,拥有自己的身份,并能在不同的资产中使用它。

那么如何真正做到身份互联呢?从今天的“单点登录”上,即可略窥一斑。单点登录的本质上就是,在多个应用系统中,只需要登录一次,就可以访问其他相互信任的应用系统。除此之外,还能有更多的共享吗?如果我和一家商店交易,买了一些东西,那些东西不在你的身份里,它们在商店里。

首先开始的第一个地方,可能是我们现在对 Windows Store 所做的事情。例如,允许不同的支付工具,甚至可以在多个商店使用,这就是开始允许多个身份和多个商店关系的一种方式。

问:回到混合工作模式。尽管对于许多公司和个人来说,在家办公是一种危机,但有一个明确的技术解决方案,那就是小组视频会议或协作软件,所有人都在同一立场上。但在混合办公模式下,所有这一切都改变了。一些人想要重新在一起,一起工作;但办公室以外的人,不想错过正在发生的事情。所以,这是不是比你两年前面临的问题更难破解呢?

纳德拉: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更难的问题,但不是因为技术的复杂性。首先是员工的期望,所有的调查数据都指出了这一悖论,即 70% 的人希望在一起,但同时也有 70% 的人希望有灵活性。这就是混合工作模式的悖论。

从技术层面讲,我觉得我们做得很好。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做,对吧?例如,人工智能驱动的智能摄像头,可以分割会议室,给每个人一个空间。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,而且已经在我们的实验室里。所以我想说,技术方面的东西已经基本完成了,尽管有些还要等到今年年底。但还有一些“软技能”方面的东西需要重新建立,比如团队规范,如何设定议程,如何召开会议,一些典型的领导力,以及管理工作等。

基本上,我们需要带领我们的 18 万名员工重新定位如何工作。你如何召开会议可能是最大的变化,让每个人都有发言权,每个人都能贡献自己的力量。聊天室里的气氛一定要活跃起来,文档必须要共享。这些软技能几乎与技术同样重要。

问:企业如何让员工相信,无论他们是在家里还是在办公室,他们并不会两败俱伤?因为无论在哪里,他们都没有得到理想中想要的体验。

纳德拉:我认为这就是领导力很重要的地方。?当我感觉自己没有被倾听时,或者当我无法在我的事业或工作产品上取得进展,或者我无法进行有效的协作,无法有效地进行团队合作时,就会感到沮丧。考虑到你的期望值发生了变化,你需要的是能够改变你如何参与、如何完成任务的人。

例如,在微软,我们非常重视管理培训,而不是传统上我们擅长或专注的东西。在去年,我想要感谢上帝,我们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它在疫情期间帮助了我们很多。

问:回到动视暴雪,这让我们意识到一件事,你们现在是一家大公司了,可以用零钱买东西了。那么,你接下来的工作是不是让人们相信,你们与其他受到反垄断监管关注的技术平台不一样?

纳德拉:归根结底,所有的分析都必须基于特定的环境,比如什么类别,市场结构是什么?即使在这笔交易完成之后,我们也只是第三大游戏公司,且市场占有率较低,这突显了内容创作平台的碎片化程度。当然,在这个高度分散的地方,我们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参与者。

此外,还要考虑到:为什么这些内容公司试图变得更大?这是因为制约因素真正存在的地方是发行。你知道唯一开放的游戏内容发布平台是哪一个吗?是 Windows。而 Windows 上最大的商店是 Steam,不是我们的。人们可以使用任何支付工具,而所有其他游戏分销平台都封闭的。

在某种程度上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非常希望,通过变得更强大,即使市场占有率很低,我们也可以使用 XCloud 这样的东西,为许多小公司创造更多的发行量。

来源:金融时报

翻译:友亚

本文作者:站长派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zhanzhangpai.com/?p=693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整理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留言处理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2月9日 上午9:06
下一篇 2022年2月9日 上午11:30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