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,互联网大厂可能只剩一个超级App

最后,互联网大厂可能只剩一个超级App

流量红利消退的说法持续了好几年,但国内互联网大局并没有落定,未来的战争只会更加残酷和无情。残酷到最后大厂可能只剩下一个超级App,无情到现在的超级App必须面临数次肉身搏杀。

即便月活能有千万级甚至过亿,但失去战略意义的话,没有保留的必要,比如腾讯快报,以及之后可能也会死去的微视,也包括字节跳动砍掉的若干产品,比如悟空问答、多闪。

还有红利的时候,大厂之间打的是代理人战争或者是局部战争。腾讯通过投资拼多多、京东的投资,在电商层面对垒阿里,投资了快手B战知乎等,在短视频和信息流领域PK字节跳动。但投资所体现的,并不是大厂自身拼杀的能力,最主要的是,不让资本「无序扩张」了。

腾讯把京东直接分红了大小股东,保不准以后也会把拼多多分了。信息流领域,PCG太不争气,腾讯快报搞死了,微视现在半死不活。当然了,今日头条本条都不太行了。如今我们在谈信息流时,某种程度上说的只是短视频流,或者说的就是抖音。微视干不动,最后所有的担子又给到了微信

微信越做越重肯定不是张小龙的本意,但是腾讯要做的数实融合,马化腾说的全真互联网,必须得依仗微信。如果微视能有起色,或许就不会有视频号。当然,微视的惨败,也让张小龙顺势完善了微信的「非朋友圈」,之前是公众号,现在是视频号。

视频号要走通闭环,无非两个模式,广告和电商,与现在抖音和快手的核心能力无异。微信小程序,有类似独立站的电商形态,也有很多基于LBS的成交,前者像淘宝天猫,后者类似美团。所谓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孪生空间,腾讯最大的杀器,就是微信。一个微信,逐渐容纳了淘宝、天猫、美团、百度、支付宝、抖音等超级App的能力。当然,微信的底色仍然是IM。

不能把IM和社交做成的超级App,就只能在一到两项核心能力上做到极致,并且试着能不能杀入其他大厂的腹地。抖音把短视频和直播做到了极致,四面出击,也尝试过孵化子产品,但最后其实还是要统归抖音。抖音于是变成了以前的抖音+拼多多+尚在修建的美团。

支付宝被斩去金融科技想象空间后,也开始了孪生空间的改造,试图把线下世界的交易搬到线上,甚至也加入了内容信息流。支付宝于是变成了以前的支付宝+尚在修建的抖音+尚在修建的美团。

美团呢,是如今的巨头之中,最早确立了把物理世界商户的交易履约搬到线上的。美团把送货上门做到了极致,现在则试图把近场零售做到极致。首当其冲是外卖,现在又有了闪购、医药和团好货。从外卖和点评的到店,美团还试图搞出原来的美团+可能更极致的京东+尚在修建中的拼多多。

早年王慧文把互联网分成两类:A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上,B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下。B类又可以分为:以SKU为中心的供给B1和以Location为中心的服务B2。B2是2012年到现在为止中国互联网竞争最激烈的领域。

现在来看A类主要是时长之战,主要是腾讯和字节跳动,阿里、百度和网易有一部分,B1发生在微信、淘系、京东、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,B2发生在美团,高德+本地生活,微信小程序,支付宝,仍在砸钱的抖音等。

代理人战争和局部战争已然结束,大厂都得亲身下沉搏杀。过去几年,只是独角兽在死去,未来几年,超级App也会死去。

来源:微信公众平台 布一定 原创作者:布老斯

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站长派立场,本文链接:https://zhanzhangpai.com/?p=3251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整理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留言处理。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10:08
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上午9:39

相关推荐